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神算报新版彩图 >

黑戈壁中国西北的“隐秘角落”

发布时间:2021-11-17   浏览次数:

  它东起内蒙古最西侧阿拉善盟的额济纳河(又名黑河、弱水),北抵中蒙边界,南临河西走廊西段,西依天山东段,

  戈壁一词来源于蒙古语,意思是沙漠、干旱的地方,但戈壁和沙漠并非是一回事。黑戈壁属于砾漠,这个名字很直观地说明了它与沙漠的区别,黑戈壁的表面是被砾石所覆盖,沙漠则是被沙子覆盖。

  那么,黑戈壁的“黑”又是什么意思呢? 去过位于酒泉肃北县一带的黑戈壁的人,都会不由自主地得出另一个结论:黑戈壁,说的不就是这片戈壁的颜色么?放眼望去,地面上盖满了棱角分明、乌黑油亮的石头,就像是散落一地的煤块。

  当然不是。一种主流的看法认为,戈壁昼夜温差大,晚上石头表面会凝结水,这些水溶解并带出了石头里富含的铁和锰,日复一日地沉淀在表面,就形成了这层黑色的“皮肤”——当你敲开石头时,会发现其实这些石头里面的颜色和平时所见到的石头是一样的。

  但是,黑戈壁并非全部被这种黑色的石头所覆盖,从哈密到额济纳河,戈壁的颜色千变万化:有布满石英石的“白戈壁”,还有带有红色、黄色、灰色“包浆”的“红戈壁”、“黄戈壁”和“灰戈壁”,甚至还有点缀着红宝石般鲜艳色彩石头的“玛瑙戈壁”,这些绚丽的色彩,与石头的成分和被“包浆”的年份息息相关。

  若不是黑色的戈壁给人的印象最为深刻,或许这片戈壁的名字就会变为七彩戈壁呢。

  再次打开中国的地图,你能在上面找到用“点”标记的沙漠,却无法找到戈壁的标识。

  其实,中国有近57万平方千米的土地都被戈壁所覆盖。这大约占据了中国陆地总面积的6%,相当于一个四川,加上一个重庆。如此多的戈壁,却在地图上找不到标识,这可有点说不过去。

  ▲ 中国的沙漠和戈壁,沙漠都有正式的称呼,但戈壁却很少有,黑戈壁其实也是一种俗称。图/《多彩中国》

  在中国的大片戈壁里,有近7成都是“水货”,因为它们的形成跟水有关——它们是被水冲出来的戈壁,又叫洪积戈壁。

  洪积戈壁很年轻,它们多背倚大山:山上的融雪和降水汇集成洪,裹挟着石块和泥沙冲下山坡,在平缓的山麓水流变缓,大块石头最先停止前进,然后是中、小型的石头,最后是泥沙,在石头停下的地方,就是戈壁。

  不过,并不是说大山山麓地带的戈壁,都是洪积戈壁,你看到的还可能是戈壁的另一种类型——岩漠,这是裸露的山体基岩被风化的产物。

  黑戈壁的腹地,也就是肃北的戈壁,和上述两种戈壁都不一样,这里地势平坦,没有高大的山脉,戈壁景观纯粹来源于时间慢慢雕琢。

  塑造黑戈壁的力量,是极度的干旱。黑戈壁地处亚洲大陆腹地,远离海洋,本身就属于温带干旱气候,再加上它东有贺兰山、阴山,南有祁连山,西有天山,北有阿尔泰山和戈壁阿尔泰山,一座座巨大的山脉完全封闭了水汽进入的通道,更加剧了这里的旱情,黑戈壁多数地区的年降水量低于50毫米,但蒸发量却高达3000多毫米。

  塑造黑戈壁的力量,还有风和阳光。干旱加大了昼夜温差,让石头膨胀,碎裂,砾石拦住了被风吹过来的尘土,此后每一次的热胀冷缩,都让石头略有提升,下方也随即被尘土填满,直到所有砾石都露出地表,尘土则留在其下。

  戈壁虽然看上去一片荒凉,但当大风吹来,它只有走石,很少有飞沙。科学家曾做过风洞试验,当戈壁的砾石覆盖度达到45%以上时,这里就吹不起沙尘,所以,它不仅不是沙尘暴的元凶,还是固沙、护沙的英雄。

  想一想也是,如果这里动不动就刮起沙尘暴,我们也不会在戈壁中建立起卫星发射中心了。

  ▲ 2005年10月12日,中国自主研制的神舟六号载人飞船,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将两名中国航天员同时送上太空。图/视觉中国

  砾石铺满地面,还有保水的效果,在一些干旱地区,人们就模仿戈壁的模式,在田里覆盖一些大小不一的石子,以减少蒸发,还不用担心风把土壤吹走。只不过,在黑戈壁腹地,因为气候太过于干旱,很多地方虽然遍布砾石,但就连极度耐旱的梭梭、红柳都无法生长。

  广袤的黑戈壁,只是更大的戈壁的一部分,向东越过额济纳河,则是沿着国境线一路向西的中央戈壁,国境另一边的蒙古,自西向东更是有戈壁阿尔泰省、南戈壁省、中戈壁省和东戈壁省,东戈壁省的南侧,就已经到了中国的二连浩特。这片茫茫戈壁,东西跨度超过1800千米,几乎等于北京到广州的距离。

  其实,不光是水、泉、井这些我们能够认出的与水相关的词汇是珍贵的水源地,许多看似与水不相干的地名,也是水源所在,比如肃北中蒙边界处的口岸“那然色布斯台音布拉格”,它十个字的地名,是中国最长的地名。

  布拉格在蒙古语里,就是泉水的意思,色布斯台音是此地的地名,至于那然两个字的来源,则要提起93年前的一段传奇。

  1927年,瑞典探险家斯文·赫定在当时中国政府的允许下,开始了自包头到迪化(乌鲁木齐)的考察,在走到一个叫谢别斯廷泉(谢别斯廷是色布斯台音的民间俗称)的地方时,赫定的胆结石发作,无法前进,就和小部分团员暂时留驻于此,等待救援,大部队则继续前行,去城镇补充补给。

  依靠着这眼泉水,在经历了1个月漫长而又艰辛的等待后,救援终于赶来。在留守期间,瑞典人那林曾对此泉做了测绘,于是在赫定的地图上,此地的名字前又加上了那林二字。

  那然色布斯台音布拉格虽然是一座口岸,但在荒凉的黑戈壁上,这里只有一座孤零零、但却伟岸的国门,当年,蒙古国以保护国内自然保护区为由单方面毁约,关闭了对应的口岸,所以口岸对面的蒙古国,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建筑都没有。

  但当你向后方看去,你才会明白这座国门其实并不孤单——国门背后约100公里处,就是G7京新高速马鬃山出口,这条高速笔直地穿过黑戈壁,将这片遥远而苍茫的大地,与我们紧密相连。

  本文系网易新闻•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中国国家地理BOOK原创内容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